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20-01-22 15:00
+关注

网文IP改编到底该怎么做?下面是我的一些想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ID:TMTphantom),作者: 裴培,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17 年底,我第一次拜访阅文,当时这家公司刚刚上市。我与他们探讨了很多IP改编方面的问题,因为资本市场最关注的就是“网文IP全产业链开发的前景”。一个单纯的网文平台有价值,但与一个“中国漫威”或者“中国迪士尼”相比,后者更有想象空间,问题在于阅文或其他互联网公司能否承担这种角色。 

在谈话的末尾,我问了阅文方一个问题:“为什么最近一阵子,改编《九州》等上一代老IP成了一股潮流?我不是说《九州》不好,但是它的历史太悠久了,而且早就过了巅峰期。影视公司怎么突然跟它卯上了呢?”

网络文学 IP 阅文

对方思考了一阵,回答:“《九州》虽然不是当前时点最热门的IP,但粉丝众多。问题在于,对于很多投资人/制片人来说,这可能是他们最熟悉的一个流行文学IP了。想象一下,如果你没有养成现在年轻人的娱乐习惯,那么你对流行文学最后的记忆会止步于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时代,也就是《九州》流行的那个年代”。

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 年轻人和中年人有代沟,互联网行业和传统行业也有代沟。当“中年专业人士”还在学习十五年前的流行风时,现在的流行风早就又变了三五茬了,而且很可能不存在一个统一的“流行风”。三个月之前,我跟一家互联网娱乐平台(名字就不点了)的高管闲聊,对方正在恶补“网文IP”这一课。某个凌晨,他在微信上激动地对我说:“兄弟,我刚刚发现了网文IP走红的三大秘诀!”

“喔?说来听听?”我真的很感兴趣,如果这种秘诀真的存在,我一定立即下海创业。

对方自我陶醉地说:“第一,要YY。第二,要往死里YY。第三,要用第一人称YY。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YY,越是YY爽文越有群众基础!”

我一口可乐差点喷在枕头上——那是 2004 年前后,起点刚成立的时候,初代“鼻祖级”网文作家用过的套路!那是我当年在大学宿舍里写起点文赚零花钱的套路!我甚至可以举出这种套路的划时代著作:《我是大法师》《YY之王》《梦回九七》 ... 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确实还有人写YY爽文,但是要一夜爆红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我决定向这位高管朋友传授一点自己对网文行业的人生经验。我从“今何在”讲到“烽火戏诸侯”,从《搜神记》讲到《诡秘之主》,从纯爱讲到甜宠,从嫡庶神教讲到架空权谋......苦口婆心讲了半天,对方沉默了半天,然后粗暴地硬怼我:“不对!你讲的都是小众,都是细分市场!我觉得YY爽文才是网文IP的主流!如果我要买网文IP拍剧,一定拍YY爽文!”

“‘觉得的’就是对的吗?”很悲哀,但这确实代表了娱乐IP产业链的现状:掌握资源的人往往一知半解,代沟太深,风向变化太快;很多人不学习,还有很多人努力学习还是跟不上时代的节奏。坦白说,过去五年,虽然影视圈和游戏圈的“IP经济学”口号喊的山响,但是大家尚未找准IP开发的节奏。

所以,我们看到“影游联动”常常是一句空话, IP改编电影和IP大剧时灵时不灵。

问题出在哪里?

刚才说了那么多的“别人觉得”,现在我来说一句“我觉得”:我觉得网文IP的综合开发这种事情,最好交给懂行的专业人士来做。传统行业确实也有懂行的人,但是互联网行业,尤其是网文行业自身,显然是最懂行的。应该让阅文这样的网文平台承担更多的权利和义务。对于传统影视行业来说,应该虚心向现实学习,去理解当前的头部IP、读者口味;不要“你觉得”,而要“读者觉得”。读者主要聚集在起点、QQ阅读这样的头部平台上,所以你也要在这些平台多花时间。

过去几年,起点中文网出现了不少有意思的新作。我很有兴趣看到它们有一天被改编成电影或剧集:

 《乔先生的黑月光》让人想起一些经典的日系轻小说,非常好读,虽然很多读者不一定喜欢其设定套路,但是主流电视剧观众很可能喜欢。

《投行之路》是一本描述中国投行界(也就是证券界)的悬疑小说;我一直觉得证券界特别无聊,读了这本书我开始怀疑人生,可惜还没写完,希望不要烂尾。

最近我个人突然很喜欢看甜宠文,这仅仅是个人爱好。起点女频、红袖的优秀甜宠文很多,大部分都不长(因为甜宠文没什么戏剧冲突,很难写长),在此就不一一提及了。

2019 年,《陈情令》、《庆余年》的大获成功,至少证明了以下三个事实:第一,观众更愿意接受较新、较符合当前潮流的IP;虽然《魔道祖师》、《庆余年》也不算特别新了,但是总体上热度仍在,也都属于现在比较受欢迎的类型。第二,优秀网文IP必须搭配优秀的剧本、优秀的演员、优秀的制作(摄影、美术、服化道等等)才能发挥最大效用;IP是成功的基础,但必须与现代工业标准配合使用。第三,适当修改原IP以符合监管框架,是很重要的,但是不能伤害原读者的感情;《陈情令》、《庆余年》的修改相当成功,尤其是前者。

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中文网络文学已经非常成熟而且复杂。它再也不是当年那个“YY爽文为王”的小市场了,也不是少数大神或少数题材霸占一切的小圈子了。在现实主义题材方面,几乎各行各业的工作生活都被写成了网文;在现代言情方面,从最虐心的风格到最甜宠的风格都被尝试过无数次了;在早已“烂大街”的中式玄幻方面,每天仍然在产生各种创新尝试。

据“第五届阅文原创文学风云盛典”发布的《 2019 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IP改编书单》显示,如《大医凌然》、《手术直播间》、《投行之路》等一大批现实主义题材得到了年轻人推荐。谁说这届年轻人不正能量?

再以起点中文网主站为例, 2020 年 1 月 1 日一天就上架了 506 本VIP订阅新书,其中男频 449 本,女频 56 本;其中首日订阅超过 1000 人次的新书就有 41 本。玄幻、轻小说、悬疑、都市、武侠......这些题材都有超过 30 本新书进入订阅列表。其中会不会有2- 3 年后的大IP?或许用不了2- 3 年,而是今年或明年就可以改编呢?

我回答不了上述问题,传统影视行业和游戏行业的人很可能也回答不了,最有资格回答上述问题的是阅文集团庞大的编辑团队:他们经验丰富,一天到晚跟作者打交道,也一天到晚跟读者打交道,其中很多已经连续工作十多年了,几乎相当于整个网文行业的历史。在娱乐内容工业化、专业化的时代,“懂内容”是非常重要的——任何人都应该聚焦于自己懂的内容;如不懂,要么别做,要么就找懂行的人一起做。

影视行业是一个变化缓慢、路径依赖严重的行业。尤其是其中的剧集行业,在本质上是B2B的:制作方/出品方主要与卫视或视频平台打交道,很少直接接触最终用户。这就带来了个基本矛盾:剧集公司需要满足大众口味,但是又很难直接了解大众口味。很多制作方/出品方其实是在依赖模糊的“我觉得”去指导创作,或者依靠视频平台的意见反馈。这显然是不科学的。至少在网文IP改编剧集方面,影视行业向头部网文平台学习全面加深合作是大势所趋。如果几年之后,剧集行业作为一个整体与网文行业深度融合了,我不会感到奇怪——无论从用户 基数、用户活跃度、创意还是学习能力看,网文行业都是更有生机活力的。

游戏行业的效率要更高,对用户的理解也更好;中国的游戏行业与网文行业一样,从诞生之日就是互联网行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现在,游戏行业面临着一个大问题:IP枯竭。“端转手”的红利耗尽了,所有热门端游几乎都改编成手游了;游戏行业在疯狂地发掘网文、动漫、影视乃至玩具等一切新的IP来源。 2019 年,《龙族幻想》《新斗罗大陆》的成功,证明了网文IP直接改编游戏是可以造出爆款的。当然,游戏行业与影视行业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前者的核心玩法有可能是与IP无关的;要让IP改编脱离单纯的“换皮”套路,需要更多的努力和创新。

关键在于:娱乐IP经济学的第一阶段已经彻底结束了。现在,面对口味刁钻的用户、变幻莫测的潮流,影视行业不能指望着随便买一个大IP、 搭配上流量明星推向市场赚钱了。“IP剪刀差”的时代一去不复返,IP不能仅仅充诱饵,也不能再为粗制滥造的作品背书。从上游开始基于IP的精耕细作成为了主流,而在这个过程中,网文平台自身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在游戏行业,IP开发也早已脱离了“换皮”的套路,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既然IP开发已经高度专业化了,那么它必须由专业的人、专业的平台负责。它不能由一些思维陈旧、张口闭口“我觉得”、不深度理解年轻人消费习惯的人负责。它必须由充满活力、善于学习、每天跟用户打交道、深知自身IP调性的互联网公司负责。

“谁是中国的漫威/迪士尼”,现在还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不过,候选人一直是存在的。如果一定要在现在投出一票,我会投给互联网公司。阅文等网文平台当然有很大的机会,但是它还需要进一步证明自己。所以 2020 年将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间点。

最后,推荐大家看一看阅文集团最新发布的《 2019 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这是整个 2019 年度读者用脚投票,一张张月票评出来的榜单,直接体现了当下的内容消费口味。里面的有几部作品连我都觉得诧异——怎么能写得如此反套路。

附部分名单: 2019 阅文原创文学风云榜男生推荐作品: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全球高武》老鹰吃小鸡

《谍影风云》寻青藤

《伏天氏》净无痕

《大医凌然》志鸟村

《手术直播间》真熊初墨

《星临》育

《修真聊天群》圣骑士的传说

《我要当学霸》晨星LL

《第一序列》会说话的肘子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网络文学
4418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