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混合云”到“边缘云”,看九州“牧”云路

2020-01-13 17:17创业邦公众号

九州云的第一个客户就是中国人民银行。“当时市面上做开源私有云服务的厂商没几家,知道怎么用基于OpenStack的开源体系构建出测试环境,从而满足研发人员日常工作需要的公司更是寥寥无几,我们具备一定的技术领先性。”

人民银行需要的服务主要是为了满足第二代征信系统的需求。作为基础性金融服务,征信系统需要提供基础征信服务、征信增值服务等产品。但随着二代征信系统研发工作的不断深入,面临着资源统一管理困难、构建部署周期长、开发环境差异大等挑战。

“最终征信中心选择了一系列的开源方案去构建核心平台,和九州云共同打造了一个一体化的云计算平台。”张淳介绍,该云平台可以管理现有的 100 多台物理服务器,未来可以扩容到 500 节点的数据中心规模。通过开源CI/CD工具链赋能征信构建基于开放架构的研发测试体系。

“人民银行对九州云的技术实力非常认可。后来即使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他们也一直和我们保持合作,到今年已经是合作的第七个年头了。”张淳说。如今,九州云的客户列表上不仅有包括四大行在内的大型金融机构,还有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中国人寿、东风汽车、陆港国际物流云、湖州政务云、牛商网电商云、诺基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等。“中小企业客户也很多,这就是开源的好处,不同的投资预算与研发能力的企业,都可以通过九州云满足业务需求,实现自主可控。”张淳说。

问及OpenStack为什么能在中国获得广泛认可?张淳认为,原因有两点。一、OpenStack技术平台足够开放,能不断把新技术融入,迎合当前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趋势;二、中国的使用场景较为丰富,OpenStack不仅可以用在X86 芯片上,还可以用在小型机以及不同虚拟机上。

未来已来:还有边缘云

云计算的“上半场”,主要解决了企业上什么云的问题,而OpenStack也在这一阶段确立了自己的私有云地位。但近两年,市场上也确实存在对OpenStack的质疑声,甚至一些国际知名厂商宣称不再提供对OpenStack最新版本的支持,面对这一现状,张淳却肯定地表示:“在中国,市场不会降温。”

“用户可选的解决方案不多。在用VMware‘政治不正确’的情况下,如果不想用公有云,就只能用OpenStack。”张淳坦言,其实,OpenStack已经和很多大行业做了紧密结合,用户转换成本很高,不可能随意转化。“而在美国降温的原因是红帽已经几乎‘一统天下’了,资本不会再烧钱进去,而是更聚焦,媒体也就不会过多关注了。”张淳说。

“OpenStack走到现在,已经非常成熟了。下半场,作为云服务公司,需要做的是给客户提供更多元化的整体解决方案。”张淳说。

这个解决方案,就包括边缘云。据张淳介绍,今年九州云的两大块业务都保持高速增长,私有云增长35%,而边缘云计算业务实现了300%的增长。“边缘云和私有云当前业务比例是二八开,但是未来会达到四六开。”张淳说。

其实,随着5G、物联网时代的到来以及云计算应用的逐渐增加,传统的云计算技术已经无法满足终端侧“大连接,低时延,大带宽”的需求。边缘计算技能带领云计算发展到下一个技术阶段,将云计算的能力拓展至距离终端最近的边缘侧,并通过云边端的统一管控实现云计算服务的下沉,供端到端的云服务。

九州云的核心用户在边缘计算方面拥有巨大的产品和服务需求,比如电信运营商。九州云的开源云产品和服务在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那里都有成功部署,尤其是在与5G、边缘计算相关的应用部署方面,九州云更是走在了国内云计算厂商的最前列。

“我们的C轮融资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由一家运营商进行的战略投资,已经close了;第二个阶段会引入财务投资方。”张淳说。

从私有云到混合云,再到边缘云,被问及为何每次都能踩到技术的爆发点,张淳归功于“运气好”。“ 2012 年的时候创业做九州云,是因为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在NASA,我率先了解到了OpenStack的开放性和先进性。后来在边缘计算刚开始跑马圈地的时候,我们又抓住了机会。”张淳说。

“运气”只不过是张淳的谦和之词,因为“幸运之星”往往都是降临在有准备的人身上。作为OpenStack基金会的黄金会员, 7 年下来,九州云研发及实施团队为OpenStack社区做出了领跑亚太地区的贡献:Stein版本中完成Commits(提交代码次数)的贡献中国第一、全球第四。Reviews的贡献中国第二、全球第三;Resolved Bugs的贡献中国第三;BP的贡献中国第六。

混合云,做深;边缘云,做大。这是两个千亿级规模的市场,九州云已经到了收获的时间点。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654篇文章
查看